首页  新闻频道  企业频道  资讯频道  物供频道  生活频道  博客频道  English  视频网  图片网
 
热点 要闻 专题 图片
国内 国际 言论 人物
  产品价格 数据中心
专家分析 宏观解读
  油田企业 炼化企业
销售企业 企业文化
  产经新闻 物供动态
供求信息 招标信息
  石化文苑 石化博客
生活视点 石化摄影
 
      责编:卢恋秋 电话:(010)59963228
邮箱:lulianqiu@sinopec.com
 
   您的位置: 生活频道 >>> 石化文苑
 

让人念念不忘的菌子

2020-11-20 来源: 中国石化新闻网
 

    文\三峡石油  吴彩霞

    在“襟四川而带五湖,引巴蜀而控荆楚”的重庆万州,过了农历十月,是一场秋雨一场凉的凉爽日子,细雨润物和温暖的阳光却给了野生菌子造就疯狂生长天然的温床。

    “今天我们去老家捡菌子吧?昨晚我去买柚子的时候看见有人在卖‘九月香’了!”午饭后,妈妈充满期待地提议着。

    算算日子,我大概有十几年没有吃过野生菌子了。印象中第一次尝到野生菌子鲜美的味道应该是在八九岁的时候。那时候,父母在外打工,我常年跟爷爷在一起生活,家里常年吃的也是爷爷种在地里那几样平常蔬菜。

    爷爷时常到山上砍柴备薪,有时就会顺带捡菌子回来。五颜六色的菌子引得刚刚放学归来的我好奇,成为我爱不释手的玩意,我便围着忙里忙外的奶奶,询问他们的名字,“这个叫什么,那个叫什么”。奶奶有时也分不清,爷爷就帮我一一分辨,“白色的是奶浆菌,红色的是红菌,绿色的是松菌,黄色的是九月香,还有蜂窝朵、司马草等等”。我第一次知道这些菌子就跟我们小孩子一样,他们都有自己的名字。那天晚上,爷爷把那些菌子用泡菜炒了满满一大碗,我也就着这些菌子吃了满满一大碗饭,当时的感觉就是一个字,香……

    带着对野生菌子满满的回忆和对今天捡菌子的期待,我和妈妈走进树林。妈妈教会我捡菌子的技巧,“菌子也有家,一般都生长在干净的松树底下,你找根树枝,对轻轻剥开地面上的松针,再慢慢寻找。”我用树枝轻轻剥开地上稍稍隆起的部位,便看到一朵朵橙黄的小伞撑在大地上,还挂着亮晶晶的水珠,在透过树叶间隙的阳光下闪闪亮亮的,美得不可方物。那一瞬间,我都不忍心把它揪起来,学着妈妈的方法,用手轻轻捏住菌干,稍稍用力将整个菌子提出泥土,再把菌脚的泥土微微抖掉后放到铺满松枝的背篓里。

    其实在遥远的毛乌素沙漠腹地的大牛地气田里,每逢深秋时光,身穿红工装的石油人也会到野外捡菌子,那时生长在沙漠地带特有的沙柳上的一种金黄的菌子,石油人都称呼之为“柳蘑”,不过那味道远远不如长江岸边的菌子鲜美。即使这样,奋战在沙漠里的石油人也会食之以甘。捡回来的柳蘑晒在鄂尔多斯高原的阳光里,看着鲜艳的金黄变成暗黄,菌子也就能变成千里归乡时的礼物。或有心急的石油人,找附近的农牧民买上一只柴鸡或点牛羊肉,熬炖上热气腾腾的一大盆,呼朋唤友小聚小酌,远离城市繁华的沙漠小屋里瞬间也有了喧哗的烟火气。

    不论是在祖国北疆高原上炎阳炙人的旷野里,还是在长江边雾似轻烟的树林中,身穿红工装的石化人都对生活充满着热爱,这份热爱来自大自然的馈赠,也来自远方亲人的怀念。念念不忘的思念化成甘之如饴的鲜美,就像这菌子一样。

 
 
 
 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广告服务
 中国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996322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3542号   广电节目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0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59号
 京ICP备 10210212号-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18号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维京律师事务所 孙连钟律师 高天玉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