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频道  企业频道  资讯频道  物供频道  生活频道  博客频道  English  视频网  图片网
 
热点 要闻 专题 图片
国内 国际 言论 人物
  产品价格 数据中心
专家分析 宏观解读
  油田企业 炼化企业
销售企业 企业文化
  产经新闻 物供动态
供求信息 招标信息
  石化文苑 石化博客
生活视点 石化摄影
 
      责编:卢恋秋 电话:(010)59963228
邮箱:lulianqiu@sinopec.com
 
   您的位置: 生活频道 >>> 石化文苑
 

又闻年糕味

2021-01-27 来源: 中国石化新闻网
 

    文\茂名石化 陈荣辉

    年糕是什么味道的?年味的。不管谁问我,我都只有一个答案。

    年糕,一年仅做这一次,一次要做一石米之多(百余斤)。在老家的村里无一家不做,多些少些而已。于我和老家人而言,年糕就是年,年就是年糕。随着春节的临近,年糕的味道越来越浓了,年味呼之欲出。

    我还未近老家,还在城市里打拼,年糕已开始了年的礼品拼了。

    只要走进面包店,就会发现年糕被摆在了靠近大门口最突出最醒目的位置,屡屡吸引我走上前拿起一封包装精美的年糕细细品赏,感觉年糕就要从密封的盒子里钻出来了,跑进我的嘴里、肚子里,年的味道饱饱的。

    这时候,年糕神气得很,似在说,看吧,有我在,还有什么年过不好的。是啊,从前小时候家里穷,过年时,妈妈总要在大年初一煎几块金黄的年糕安慰我和弟弟,边将煎好的年糕递到我的嘴边,边叮嘱:小心烫!边笑眯眯地盯着我的弟弟贪婪的脸,小心翼翼地说:大肥肉也就是这个味道的,比大肥肉更好吃,甜的。

    我和弟弟自是不信的,但是,有年糕吃我们已很满足了,“妈,你和爸也吃。我们一起高高兴兴的。凉了就不好吃了!”懂事的我紧张地说。爸爸妈妈听了,羞涩地笑了,凑在我和弟弟身边,一起吃起了年糕。

    感觉只是一转身的功夫,怎么妈妈老了,爸爸也老了,眨眼间都成了过70的老人了,我想着现在已成了精美店心的年糕,盯着真空包装的年糕轻轻地叹了口气,喃喃:年是越过越充足了,越过越老了。

    “错了,年是越过越年轻了,越来越有活力了!”越活越年轻的年糕大声地对我发出了抗议,就在此时,有一年轻小伙拿了一盒年糕付了款开开心心地离开了面包店,“妈妈就爱吃这口,快过年了,买回家让妈妈提前尝个鲜。天天过年。”年轻小伙的声音在耳边久久不曾离去。“是啊,快过年了,我也要买盒年糕回家天天过年。”我跟在年轻小伙身边提着一盒年糕回家了。

    随着年糕一起回家的,还有来自难忘的回忆,年糕回家了。

    农历十二月半,家家齐动手,选个好天气,把米浸下了。把放在家里面的石磨、石臼洗干净,就一家家连着、帮着水磨年糕粉。年糕粉磨在白篮里。磨毕的年糕粉呈流质,上面须盖块“抽粉布”,布上倒下两箩草木灰吸水。几小时后,灰已湿透,粉的干度恰到好处,用铲刨松粉,上灶蒸,整一笼,至熟,倒入石臼舂成一大块,再捧上面板,用面杖滚成个大饼,切块成年糕。如此一蒸一蒸地进行着。

    年糕在同与不同之间转变着,我也长大了,我知道了更多。著名美食年糕团,就是从石臼捧到板上还未切块之时、摘出的又热又软的馒头大小的团子。把年糕团装进小篮,上盖干净花毛巾,分送给附近的亲朋家。这是习俗。

    又闻年糕味,年呛了一下又一下!

 
 
 
 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广告服务
 中国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996322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3542号   广电节目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0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59号
 京ICP备 10210212号-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18号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维京律师事务所 孙连钟律师 高天玉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