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行业  人物  企业  生活  English 
 
 
  石化文苑 | 石化文体 | 生活影像 | 石化摄影 | 生活视点
理财生活 | 健康快线 | 电影图书 | 乐途天下 | 专题推荐
     
 
   您的位置: 生活频道 >>> 石化文苑
 

红薯糕

2019-10-22     来源:
石化新闻

    文\仪征化纤  薛月霞

    又到了秋后收获红薯的季节。空气中浓浓的红薯味道,触发了我记忆深处的红薯往事。

    我小时候生活在山西南部的一个小山村。六七十年代的时候,那里土地好像别的庄稼都长不好,唯有红薯长得好。山上种红薯,黄河滩里种红薯,一片一片的,全是红薯。一年四季中有大半年(从秋天一直到来年的初夏)时间,村民们都是以红薯为主食,天天吃红薯,顿顿吃红薯。

    最常吃的红薯饭是红薯模糊。这种饭的做法很简单,先在锅里加点水,把洗干净的红薯切成小块,放到水里煮,煮熟后,再把事先搅拌好的面糊倒进锅里,搅一搅烧开就可以吃了。孩子们都不爱吃这种饭,我尤其是讨厌吃这种饭,每次吃这种饭我都要哭,但哭完,还得吃。因为除了这个,就没有别的可吃了。母亲也是很无奈,总是哄我们说:你们看地里的麦子都出苗了,再过几个月就熟了,麦子收了我就给你们做白面馒头吃。幼小的我们哪里知道几个月的时间究竟有多长,但从此都有了一颗向往的心,就像望梅止渴中那群士兵一样,因了向往心的支撑,竟也快乐地熬过了人生中最艰难的那一段岁月。

    母亲有时也会做一种叫红薯糕的高级红薯饭(小时候我们称红薯糕为高级饭)。这种饭做起来比较费时麻烦,更重要的是因为这种饭做起来太费油,我们吃起来又比吃红薯模糊吃得多,所以母亲难得做一次。记忆中,只有家中来客人时才能见到母亲做红薯糕。母亲是个讲究的人,她总是把做好的红薯糕摆在青花瓷盘子里,摆成层层叠叠的红薯糕塔,金黄的红薯糕配着青花瓷盘,煞是好看。红薯糕端到桌上后,我总是用企盼的眼光直勾勾地盯着看,盘里的红薯糕热气腾腾,散发着浓浓的香甜,总是让人垂涎欲滴。

    尤其是听到客人夸奖母亲的手艺好时,我的唾液腺更是毫无吝啬地往嘴里喷涌着口水,虽是这样,乖巧的我是轻易不会让客人看出一点破绽的,因此口水只能努力地、静悄悄地往肚子里咽。

    当时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只有一个期盼:那就是客人少吃点,快点走,多剩余一丁点儿让我们快快地解解馋。其实那种解馋也只是吃上小小的几口打发自己而已,因为剩余的红薯糕总是少得可怜,可母亲还要给弟弟们多分点,当然我能吃到的红薯糕只能是少之又少,为此我在内心里默默地讨厌了弟弟很多年。

    幸运的是,我们也有能饱餐一顿红薯糕的日子,那就是元宵节了。当地有这么个风俗,元宵节家家户户吃红薯糕。平日里节俭至极的母亲,在元宵节这一天,也会毫不吝啬地为我们做一大盆的红薯糕。元宵节一大早,母亲就开始忙乎开了,我们姐弟则是寸步不离地守候在母亲的身边,唯恐离开一丁点儿就会失去一年的等待和期盼。

    母亲先把前一天就蒸熟的红薯去皮放进盆里,一边揉搓,一边一点一点地加白面。母亲说红薯和面的比例要合适,面太多了,做出来的红薯糕发硬,不好吃。面太少了不容易成型,做出来的红薯糕不好看,因此要控制好红薯和面的比例。面加好后,母亲用力糅合,一遍又一遍。母亲说,只有把红薯和面糅合均匀了,做出来的红薯糕才好吃。揉好后,母亲把面团放在案板上,搓成长条,分成大小均匀的面剂子,擀成圆片,包上白糖,红薯糕生坯就做好了。只见母亲左手把生坯放进模子里压平,右手拿起模子在案板上静静一敲。不一会儿工夫,面团就魔术般地变成了圆圆的,并带有漂亮图案的生红薯糕了。

    接下来,母亲把做好的生红薯糕一个一个地放进早已烧热的油锅里,“哧溜,哧溜,”红薯糕在油锅里上下翻滚,欢呼雀跃,就像我们此时快乐的心情一样。一面金黄了,母亲用筷子给红薯糕翻个身,再煎另一面。待到红薯糕的两面都成金黄色了,母亲才把它们盛在盘子里,我们姐弟便迫不及待地从母亲手中接过盘子,立即狼吞虎咽,吃了一盘又一盘。这时我们往往是眼馋肚子里饱,吃饱了总是还想吃,因为过了今天,一年中再也没有这么一天,因此总是把自己的肚子吃得滚圆滚圆。最有意思的是今年的元宵节刚过,我们就盼望明年的元宵节快快到来。其实,我们那里是在盼元宵节呀,分明就是盼望能再饱饱地吃一顿红薯糕!但盼望的日子总是那么久远,一天又一天,那可是整整一年,这一年不知道要胜过现在的多少年。

    后来,到了八十年代,我们姐弟陆续外出求学、工作,家里的条件也有了很大的改善,红薯渐渐地退出了我家的餐桌,淡出了我们的视线。

    最近几年,社会上热炒红薯,说美国有一教授发现红薯中含有一种叫脱氢表雄酮的物质,有抗癌的作用。更让人感到意外的是,红薯还有减肥、抗衰老和美容的效果,为此受到了许多人的青睐。 红薯一下子变得抢手起来,在我所居住的城市,考红薯竟然要卖到八块钱一斤,比鸡蛋还要贵。

    电话里,我和母亲聊起这件事,母亲怎么也不相信。母亲笑着说:“现在的日子这么好,白面馒头管饱吃,没有人会傻到不吃馒头吃红薯。”母亲认为的好日子就是白面馒头能管饱吃,母亲现在过上了这样的好日子,为此她感到心满意足。

    然,我却偶尔会怀旧一下,看到超市里有红薯卖,有时会忍不住买几个带回家,按照记忆中母亲做红薯糕的方法和程序,做一些红薯糕,也学着母亲当年的模样,讲究地把红薯糕装在青花瓷盘子里,层层叠叠地摆成红薯糕塔,然后守着暖暖的灯光,和家人一起吃。这个时候,会有许多滋味涌上心头:爱,温暖,幸福,还有满满的感恩。

 
 
 
·延伸阅读
 
 
<返回频道首页>
 
 
   石化文苑
· 像梦一样的奔跑 · 秋天的塔
· 惬意的“胖金哥”船工 · 月光下的生日
· 又到咖啡飘香时 · 晚秋的咏叹
· 西瓜 · 一路风景美如画
   石化摄影
   生活视点
· 北京发布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 实施单双号限行
· 近200公里 9条地铁新线月底开工
· 北京首发重污染红色预警 今日双号上路
· 春运火车票明起发售 先改签再退票“妙招”失效
· 2016年春运火车票预售期公布
· 双11电商大战开打 实名制首迎物流高峰大考
   专题推荐
 
小书屋发挥大作用
有远绿,也有近“优”
您身边的中国石化(下)
 
您身边的中国石化(中)
您身边的中国石化(上)
秋日的私语
 
 
 
 
 
 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广告服务         
 中国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996322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3542号   广电节目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0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59号
 京ICP备 10210212号-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18号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维京律师事务所 孙连钟律师 高天玉律师